嘉義縣忠和國小全校學生數一百六十多人,但卻有四成的孩子來自弱勢家庭,環境學校四周盡是墓園和靈骨塔,而嘉義縣最重要的火葬場就在校門正對面,孩子的父母靠在殯葬場打臨工養家,但是大企業壟斷,生意越來越難做,最近就有一名靠打掃大體室的媽媽失業了,連微薄的收入都沒了,家長嘆:生活怎麼辦?

因為經濟因素放棄上大學的阿傑

阿傑是家裡最大的長子,在高中畢業後,他放棄升學,提早進入職場幫忙養家。他底下有三個年幼的弟妹,靠父母開計程車的收入,家裡的收支相當緊繃,高中畢業後阿傑考慮到學費以及如果要念又要離開家,住宿費也是一筆不容小覷的錢,想了想,反正自己的興趣可能也不是念書,他毅然而然選擇進入職場,但換來換去都是屬於打工性質,在這個大學學歷滿街跑的社會,工作實在不好找。看到年幼的弟妹能在臺灣夢基地學習,阿傑很希望他們可以好好用功念書,以後過上好一點的生活。

讓孩子得到照顧的臺灣夢基地

1.png

臺灣夢基地的出現,不僅是試圖用教育扭轉孩子的未來,投入家鄉志工超過二十年的傅素雯說,有感這些家庭的孩子多半因為父母工作忙碌,或者單親、隔代教養,下課後常看見國高中生就帶著小學生鬼混的畫面,甚至還有孩子頂撞她說:「家裡沒飯吃,就去吃免錢的牢飯啊!」

為了讓臺灣夢的資源可以真正幫助到有需要的孩子,傅素雯和忠和國小合作,從校長、主任甚至到班導師都是基地重要推手。第一線的老師轉介孩童,校長大方出借學校閒置的教室,讓傅素雯帶著小朋友彩繪課牆壁、課桌椅,讓基地有了不同於一般教室的樣貌。

從小看大體的小婷

2.png

孩子進入基地後,傅素雯每聽一個孩子的故事,心就揪心一次。小婷是她特別放在心上一則故事。傅素雯說,基地剛成立的時候,光是管教屁股坐不住的孩子就可以耗費她一整天的心力,直到某天,她突然注意到角落有個小女生一直都很安靜的在寫作業,她上前關心後才發現,孩子會安靜是因為小婷從小就跟著媽媽在火葬場打工,有時媽媽要幫忙清洗大體,她就得安靜的在一旁陪著媽媽。傅素雯驚訝問孩子不會怕嗎?孩子搖了搖頭說:「習慣了,而且媽媽會保護我。」

最近大企業壟斷當地的殯葬生意,原本能靠這份工作養活一家三口的小婷媽媽,現在也不得不擔心生活該怎麼過下去。日前基地要辦活動,每一位孩子都可以帶一位家長出席,小婷躡手躡腳的來到素雯姊身邊問,「我想邀爸爸去,可是爸爸癌症……媽媽工作很辛苦,我想邀請她去下一句接著問:這樣要錢嗎?

用二胡鼓勵孩子自信

3.png

去年聖誕節,一群來自中庄基地的孩子在中國信託總部的大廳用絲竹樂把流行歌曲「小蘋果」拉的活潑生動,連辜仲諒董事長都大讚孩子們好優秀,但很少人知道,他們手上的樂器半數是向鄰近的學校借用,還有一名孩子因為家裡無法幫她準備皮鞋,穿了球鞋上場,素雯姊怕她被其他小朋友斥責,便在全部的孩子面前說,是她忘記和孩子說要穿皮鞋。

現在這群孩子是由校長陳志光親自指導,從成軍以來,經常帶著孩子到處去比賽,他希望讓孩子擁有一項技能,同時也能透過表演培養自信。

基地的成效連小朋友都知道

4.png

曾經有家長對學校說,我的孩子就是不能和小偉玩。

小偉是學校裡的頭痛人物,經常因為打同學,讓學校師長相當頭痛。剛開始校長傳訊息給媽媽溝通時常換到已讀不回,後來了解才發現,小偉的媽媽是新住民,看不懂中文,加上只有這一個寶貝兒子,很是疼愛的結果,讓小偉在情緒表達上較為直接,只要有事情不如他的意就會出手打人。當每個同學都在躲避他時,素雯姊發現他常在下課後站在基地教室的窗外探頭探腦。

「你想來基地玩嗎?」

「嗯……我想加入」

透過基地與其他志工的陪伴,現在的小偉已經不是那個叫人頭痛的孩子,素雯姊發現,原來孩子不壞,只是缺少正確的觀念和適時的陪伴,只要稍加引導,每個孩子都不會是問題孩子。

有人說基地像是學校的延伸,但是素雯姊希望這裡能是另一種家的形象。或許正規的教育體制做不到的事情由基地來做,家庭無法補足的溫暖由基地給予,這裡就是這麼溫柔的存在吧。

 

文/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