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

(圖/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提供,下同)

「那些就是沒人管的小孩啦…」居民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聽在中路社區志工楊國華大哥的耳裡相當難過。在警界服務一輩子的國華大哥說,這輩子最看不慣不公不義,社區因為地處高雄邊陲,大多數的父母到外地工作,而年邁的祖父母又無力管束,下課後經常能看到小孩三五成群的在社區內遊蕩,居民無心的幫這些孩子貼上標籤,國華大哥很不習慣,「不行,我一定要幫這些小孩做點什麼事。」

剛正不阿的警察 致力扭轉孩子言行

退休前舉凡抓小偷、打擊犯罪樣樣都難不倒國華大哥,在里長的邀請下進入臺灣夢基地,卻因為孩子的言行粗暴而苦惱。這裡多數的小孩都與祖父母居住,有時老人家講話比較直接,孩子有樣學樣,有時也比較不懂拿捏分寸,基地內就曾發生好幾次孩子之間的言語衝突

國華大哥指著遠處照料孩子功課的一位女老師說,「佩云都會把我們這邊多的餐食包一包給家裡比較困難的孩子帶回去,有個小朋友看到之後,笑著說『哈哈,你家好窮喔。』」這一幕在國華大哥心裡留下很大的衝擊,「我當下真的氣到不行,立刻把小朋友叫來,用最嚴厲的方式和她說不可以這樣!一定要讓小朋友知道,不可以這樣子對人家講話。」

曾經被補習班同學排擠 熱心被當麻煩的小盛

2.png

剛開始成立的時候,因為主打課後照顧和多元才藝,臺灣夢基地一度被人當作補習班,而小盛就是在這誤會下被送來的基地的孩子。剛開始小盛聽到又要到補習班時,他一度很抗拒來這裡。說起這孩子的狀況,國華大哥形容,小盛活潑好動且反應很快,過去因為太熱心,愛教別人功課,讓他總被老師認為是破壞秩序的麻煩人物,「他會想要幫人家,卻被老師認為是在找碴,所以一直也讓老師很頭痛。」

進到基地後的小盛,因為有先前的陰影,剛開始很壓抑,後來有一次基地老師真的太忙了,需要小幫手幫忙指導孩子功課,小盛主動教起同桌的其他低年級小朋友功課。國華大哥用這個機會告訴他,熱心事件好事,同時也教他要怎麼做熱心才不會讓人反感。現在國華大哥談到小盛時,臉上可是堆滿了笑容!我們也問了小盛自己的想法,他說過去被老師當成小麻煩他覺得很難過,現在卻不用壓抑自己,可以大聲說出「我很喜歡來這邊啊,因為可以幫楊爺爺的忙。」

基地裡的白臉 珮云老師:什麼事笑就對了

3.png

相較於在基地扮演黑臉的國華大哥,專案人員珮云老師則是用開朗的笑容,把愛散播給這些孩子們。「可能是我都不太會兇他們,所以他們其實都不太怕我,不過好好跟他們說,他們也是會乖乖聽話。」臉上總是帶著溫暖笑容的珮云老師,在跟我們交談時手上也忙碌著,正為了基地內裝飾忙翻天的她告訴我們,剛接下專案人員一職時,曾因為小朋友不來了而感到挫折,「我會想說,是不是因為我們付出的不夠,沒有讓小朋友感受到溫暖。」

「因為他們都是社區的孩子啊,就把他們當自己的孩子來照顧。」問起為什麼會接下這份工作,珮云老師說的理所當然,自己也有兩個孩子的她,把基地裡的孩子當成自己的孩子來愛,不但常關心孩子們吃得飽不飽,穿得暖不暖,更常常與孩子們談心,聽聽他們分享日常的點滴,「他們會把心裡的話告訴我,我想這就是一種信任。」說起來輕描淡寫,卻不難想像要讓孩子們敞開心胸,珮云老師付出了多少心力。

社區注重閱讀 孩子懂家鄉文化也開始思考未來

4.png

中路社區的孩子很愛閱讀,基地內不只有很漂亮的讀書角,星期三還有一堂小朋友最期待的閱讀課。「因為現在的小朋友對於文字閱讀比較沒有耐性。」談起安排這堂課的原因,國華大哥告訴我們,要這群孩子坐下來好好看完一本書,有時候真的不容易,所以他們才想出這個辦法,希望能夠讓孩子們慢慢的習慣安靜下來,從聽故事開始,也期待他們之後可以慢慢養成自己閱讀的習慣,果然現在一寫完功課,讀書角就聚集了很多孩子,有的人趴著看會,有的人椅在書櫃邊讀偉人傳記,看到孩子的改變,志工們都很欣慰。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基地內擺滿了小朋友的創意作品,國華大哥先是指著大片的窗簾說道,「窗簾上的圖畫,是小朋友的作品,畫的是我們跟他們說過的中路社區的歷史。」中路社區過去曾是鄭成功屯墾駐軍的地方,為了讓小朋友們了解自己居住地的歷史,國華大哥花了不少時間把社區的故事講給孩子們聽,後來在基地志工們的發想下,讓孩子們把窗簾當作畫布,畫下故事中的場景。

扭轉居民愛幫孩子貼標籤 用愛守護社區價值

5.png

以前這裡的孩子多數不會把謝謝掛在嘴上,也很排斥來基地上課,但現在不一樣了,每天為孩子準備餐食的志工媽媽們對這一點特別有感。有一次一位孩子下課後,看到基地當日晚餐是蛋包飯,就高興地跟志工媽媽說,「這是我第一次吃蛋包飯耶!阿姨謝謝!」聽到這裡志工阿姨們無一不是欣慰。

基地的目標都是希望讓這裡的孩子能夠走向更好的未來,或許就像國華大說,我們能做的不多,只希望可以讓大家不要再幫孩子亂貼標籤,給他們多一點時間,他們也能做得很好!

文/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