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

(圖/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提供,下同)

重新檢視社區安全 守護要大家一起來

小玉是高原社區一名漂亮的小女孩,她的父母親在中壢租屋,留下小玉與爺爺奶奶住在龍潭。在基地還沒成立之前,小玉總會在放學後,騎著腳踏車外出在社區內遊玩。曾經有位陌生的叔叔問她路,她指著不遠處說:往下走就到了,但對方堅持要她帶路,「我覺得這個叔叔好像怪怪的……」


 

幸好故事的結局,小玉利用藉口騎著腳踏車跑掉、避開了危險,但她曾遭遇的事情,有可能發生在任何一個單獨出門的孩子身上。高原社區的專案人員黃月賢大哥說,像小玉這樣下課後因為無人看管的狀況,在基地內少說就有五、六位,現在孩子生得少,作業完成後,孩子在家中如果沒有玩伴,自然會想出門找朋友玩;有些父母上班的地點很遠,下班回來都晚了,「如果發生什麼意外,家長也真的顧不到。」

轉換教官身分 用愛重新審視與孩子的關係

黃月賢大哥談起過去的教官身分,是否在小朋友的管教上比較軍事化時,大哥笑著回答我們:「當然不可能做到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啦!」。但,與月賢大哥交談的過程中,不時會見到他回頭管秩序的畫面,「基地裡的孩子都好動,但父母把孩子交給我們,就是一項責任,雖然在基地這邊免費的,除了顧及他們的教室安全,更希望每個孩子都能在這邊學到紀律的重要性。」孩子們活潑好動,坐下不到十分鐘,又可以看見有人到處亂跑,但一抬頭見到月賢大哥正盯著看,馬上乖乖地回到座位上寫作業。

2.png

基地裡最溫柔的奶奶 用包容心陪伴孩子

同樣是退休教官的,還有位周曉昆大姊,曉昆姊親切的就像自家的奶奶。退休後,因為喜歡高原社區的環境,與先生兩人移居此地。曉昆姊看著完成作業後在教室內嬉戲的孩子們,只是溫柔的提醒他們注意安全,「小孩子本來就活潑啊,誰小時候不是這樣跑跑跳跳的。」曾經有位孩子耍賴的態度擺明就是不想寫功課,曉昆姊就搬了張椅子坐在一名孩子旁邊,一個字一個字耐著性子和他說:「來,把這裡的字補上去。」

3.png

有人扮黑臉,也得有人扮白臉,兩位教官的角色互補,讓這裡的孩子們不但獲得了不少愛,也不會忘記該有的規矩。

坐不住的小誠  藏不住的貼心

4.png

四年級的小誠,對學校老師來說是個令人頭疼的孩子,在課業上的表現也不甚理想,常常才剛教會他,隔沒五分鐘又忘了,「其實我們也很苦惱,畢竟有十幾個孩子在這裡,志工的數量沒有多到可以有人專門陪著他。」但小誠在基地的表現,既細心又貼心,讓月賢大哥稱讚不已,「他會觀察我們在做什麼,就像我開車到學校接送孩子們下課時,貼心的小誠總會在下車後主動詢問,有沒有需要幫忙拿進基地的東西?

還有一次,我教他如何準備上課器材,就只教過一次而已,之後就讓他負責了。」日後每每需要用到投影機與筆記型電腦時,小誠就會主動按照月賢大哥教過的步驟把機器架設完成。「不能因為課業的表現不好,我們就去否定孩子!」談起小誠,月賢大哥只希望能夠好好的陪伴他,也期待未來有一天他能找到自己感興趣的事物,把自己的才能發揮出來。

用音樂傳承自己的文化  孩子最愛唱魯冰花

5.png

高原社區雖地屬客家社區,但因為很多孩子來是新住民家庭,導致會講客家話的孩子不到兩成。為了讓更多孩子了解自己的文化,基地請來高原國小的教務主任來教學,剛開始孩子會問為什麼?不喜歡!但某次表演後,台下響起滿滿的掌聲,孩子突然就改變了學習態度,我覺得他們好像越來越有自信了!曉昆大姊笑著告訴我們,他們可是連下課後都在練名曲魯冰花呢!

6.png

無論是維持紀律的月賢大哥,還是溫暖陪伴的曉昆大姊以及其他的志工們,他們的努力讓孩子有了好的改變,也讓家長們都放心的把孩子送來這裡,甚至連高原國小的校長羅玫玲都感動的說,「小朋友們原本寫功課都拖老半天,現在不一樣了,作業完成度都很高,回家後也都很聽話,所以如果可以,我們真希望這個基地可以一直維持下去。」

文/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